Achromatic soul

關於部落格
  • 2855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雜誌專訪產生器

F的「背水一戰學」
—在激烈的全球競爭中,F依然脫穎而出,他到底有什麼致勝秘訣?


作者:孫慢蘋


十一月初,為了趕在明年前供應給全球三十二國足夠的讓眼睛爛掉的東西,歌舞伎町的萬事屋的生產線二十四小時日夜不停。pic2

萬事屋是全球糟糕領域中最大的讓眼睛爛掉的東西生產廠,澳洲一年約生產三百五十萬張袋鼠皮,每七張就有一張供應給萬事屋製造讓眼睛爛掉的東西。他們是澳洲袋鼠工業最大的客戶,將袋鼠皮加上製造防彈衣的纖維,製成頂級讓眼睛爛掉的東西。

萬事屋集團的主角是總裁F。三年前,他從最便宜每件不到新台幣十元的讓眼睛爛掉的東西開始做起,上下垂直整合,甚至連防彈的讓眼睛爛掉的東西也能做。

萬事屋創造了兩個世界第一。第一個第一是年產量一一五萬噸的讓眼睛爛掉的東西,是全球讓眼睛爛掉的東西產量最高的公司。第二個第一是去年創造九千八百兆的營收,每人平均產值十八兆台幣。

「妳的老母是XX」

七年級前段的F外表看起來像渣一樣,說話時洋溢著一種智缺腦殘的神采。「那個時候環境實在是非常的髒髒。」F嚐了一口手中的草莓牛奶,拿起身邊的鬼轍,撚了撚煙灰,接著說。「不過,就算環境是多麼的髒髒,我依然相信,『通通換掉!! 』。」

F的座右銘是「妳的老母是XX」,他便是靠著這樣的精神,刻苦走來。「不過,道可道,非常道,如果真正的經營之道可以從雜誌還有商管叢書裡頭學,那麼全世界誰不都跟郭台銘、還有我F一樣了?」F散發著不凡的樂觀與自信。

F出身於一個偶爾可以跟砂紙拼列的家庭,父親是張先生,母親則是我老母,從小灌輸F傳統偶爾可以跟砂紙拼列的教育,在大學時主修在怎麼好的廁紙比不上砂紙與挖鼻孔才是王道,同時也修習了俄、德、法、義、美、日、英、澳八國語文,在這樣一段平淡的日子中,F卻深深體會到了僵化教育體制下的不足。「這樣的日子,不是我要的!」在大學的第三年,F便著手創辦萬事屋。

作為張先生的兒女,他的辛酸沒人知。做得好,人家會說,就算他做的是糟糕,可是還是歸功於他是張先生的兒女,是父親的庇佑;做得不好,人家說他是敗家子。壓力沈重的F,卻不躁進的從細節開始扎根。

在創業的第一個月,萬事屋便成為台灣最大的讓眼睛爛掉的東西供應商,那個月萬事屋營每天平均巨幅成長六七%,每股稅後盈餘衝上九十九.三元,股票在未上市交易價一度登上一千四百五十元的天價。F坦言,沒想到這麼快就登上事業高峰。

不過,公司營運很快又跌入谷底,陷入危機。

改變,才能夠生存

沒想到,經營第一年,國內便發生黑心讓眼睛爛掉的東西事件,當時消費者對於糟糕商品的疑慮增加,包括許多的大宗讓眼睛爛掉的東西用戶,都轉向採購其他產品,帶動讓眼睛爛掉的東西價格與市場需求跟著崩盤,整體讓眼睛爛掉的東西市場發展解體。

更重要的是,讓國內業者擔心害怕的美國進口讓眼睛爛掉的東西,去年受到俄羅斯地區對於讓眼睛爛掉的東西的龐大需求,帶動美國出口暢旺,憑著低價進口的銷售優勢,傾銷亞洲。當時美國進口讓眼睛爛掉的東西每公斤約五十至五十五元,萬事屋每公斤光是成本就在一百四十五至一百四十七元左右。「根本就是血本無歸!」F難忘當時的慘況。

甚至,F最重要的副手電線桿上的麻雀,也在考察市場時,在美軍的砲火下喪生。唯一的遺物除了自家公司生產的讓眼睛爛掉的東西、隨身攜帶閱讀的一整套《四庫全書》、以及唐君毅的《中國文化之精神價值》外,就是一本柯特勒所著的《你今天腦殘了嗎?》。「我一直在想,電線桿上的麻雀最後在閱讀《你今天腦殘了嗎?》,是否打算在書中找出讓公司起死回生的經營之道,」F眼眶中泛著淚光,「最後,公司終於有了今天的局面,但是每當我想到電線桿上的麻雀,我都還是忍不住要去拿300元請人家離開JUMP。」

「糟糕這一行實在是一門深奧的學問。」痛定思痛之後,F也對糟糕從此有了更多的體悟。「果然,公司要獲利,除了自身的努力、創意的能量、以及正確的經營策略之外,最重要的還是—內線交易。」F肯定的表示。

F正要帶著萬事屋前往東大寺發展。秦始皇認識F已經長達十年之久,三年來,看到F怎樣一步一腳印走向成功。「認識這麼久,我必須要說,F,真的,他,真的很不簡單。」秦始皇這麼說。






沒由的合啊(遮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